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成都市武侯区蜀汉法律服务所主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立法建议书  

2007-11-30 23:5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基层法律服务”的立法建议书(一)

  由于中国特定的历史原因,中国法律服务制度形成了律师、公证和基层法律服务等三支机构并存的局面。中国法律服务制度的特点,三支法律服务机构相对独立,但在业务又相互是交叉、重叠的。

  基层基层法律服务是指以农村乡镇、城市街道(社区)为依托,面向基层、社区、低收入群众,提供公益性、非赢利性的法律服务。

  全国人大常委会迄今为止,还没有为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基层法律服务法》。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开展法律服务业务,只能依据是司法部制定的“部门规章”和省级人大制定的“地方性法规”。

  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初期,法律服务所与司法办公室是二块牌子一班人马,乡镇政府一般按照招聘干部机制管理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发给一定的工资补贴,所以无所谓办代理诉讼案件。

  随着司法行政对法律服务所管理的政策调整,法律服务所与乡镇政府、司法所脱钩改制,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完全靠自己提供法律服务获取劳动报酬。

  在没有任何报酬的情形下,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仍然在接受乡镇政府、司法所(办)的委托办理“指导人民调解、法律援助、法制宣传”等司法行政事务。

  现阶段基层法律服务所获得服务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参与诉讼,担任诉讼代理人获得代理费。

  随着国家普及和宣传法律的不断深入,人民物质生活水平及文化综合素质特别是法律意识的不断提高,老百姓对政府处理纠纷已从习惯于服从到据理力争、并追求依法办事、上法庭打官司,甚至把政府推上被告席。

  其次,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经过多年法律服务实践,已经具备了参与诉讼担任代理人的条件,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一直以勤奋、努力,微笑、较低的收费维持生存和求得缓慢的发展。

  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群体里,其收入与国家公务员实际拿到手的工资不相上下外,还需要上缴司法行政每年固定的经济创收任务;要缴纳注册费、协会会费;要订阅司法行政部门任务性报刊等等,其收入仅仅能维持生存,并且还没有必要的社会保险保障,因为没有人会关心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是否要参加社会保险!

  2007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该法第13条“没有取得律师执业证书的人员,不得以律师名义从事法律服务业务;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得从事诉讼代理或者辩护业务。”,成为国家法律。

  现在在册的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都是参加司法部组织的“全国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资格”考试或者考核获得执业资格,持证上岗的。取消其诉讼代理资格,那么《全国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资格证书》的严肃性和价值何在?

  2008年6月1日以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13条,法律服务所无法承接任何“法律服务业务”,全国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不能再自己养活自己!

  2008年6月1日以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退出诉讼代理领域,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几乎没有生存空间。如果没有政府其他政策支持,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将会不留踪迹的退出历史舞台。

  虽然这正好达到了律师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让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自然消失的目的!

  但是消灭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后,比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更大的麻烦就接踵而来了。

  司法部高层官员,迄今为止都没有公布“取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诉讼代理资格后,全国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善后安置方案”。

  与此同时,还会在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和城市社区出现法律服务的真空地带!

  希望取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不是广大的基层人民群众,更不是接受服务的群体;而是法学工作者对法律冲突的呼吁和律师因维护自身利益的本位主义呐喊。

  原来由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代理的低报酬的案件,因为案件经济利益取向,以及律师因案源充足而择案办理,必然会导致农村地区和城市社区等法律服务市场断层面的波动。

  中国这么大,我国农村和城市贫困人口这么多,靠扩大的法律援助体系,全部靠法律援助机构承担办理,是根本行不通的!靠扩大现有律师队伍,这无异于偃苗助长,无济于事,也未必能解决问题!

  律师收费居高不下,低收入群体因经济原因无法享受律师服务;国家法律及基司法解释错综复杂,使进入诉讼的当事人不得不聘请专业法律服务人员代为诉讼。

  试问让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退出诉讼代理领域,还有什么事实理由和确凿充分的证据,证实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应该或者必须退出诉讼代理领域????

  2007年11月12日和16日,我们与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基层法律服务处处长蒋建峰通电话,向蒋处长反映,2008年6月1日以后,法律服务所无法承接任何“法律服务业务”,因为“法律服务市场主体首先不能违法”!

  蒋建峰处长,在电话中告诉我们:

  (1)司法部正在调研、制定相关办法,解决“2008年6月1日以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在法院的代理权”问题。

  (2)司法部正在准备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基层法律服务法》,希望我们给司法部写信,提“立法建议”;并指示,“立法建议”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写:A、基层法律服务的概念、性质、任务;B、基层法律服务的业务范围;C、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这个名称不便于我们开展法律服务工作,是否换一种名称?

  (3)《呼吁: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修改<律师法> 时,应该听听全国十九万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意见!》一文的数据不准确,希望更正。

  为此,我们特向司法部提出以下建议:

  一、 建议司法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尽快报请国务院,请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律师法》第十三条中的‘法律’一词,作出立法解释”。将“法律”一词解释为广义的法律,即即包括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制定的法律,又包括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建议人:李双德

  成都市武侯区蜀汉法律服务所主任

  二〇〇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蒋建峰处长认为:《呼吁: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修改<律师法> 时,应该听听全国十九万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意见!》一文的数据不准确,希望更正。现对此说明如下:19万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数据,是根据司发通[2001]069号《司法部关于印发〈基层法律服务机构脱钩改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目前,全国虽然已建有3.4万多个法律服务所,从业人员达12.2万人。”和2001年《中国司法行政年鉴》第11-12页“基层法律服务机构,‘九五’期末要发展到4万个,15万人,其中60%以上要达到大专学历;2010年发展到4.5万个,20万人,其中80%以上的人员要达到大专以上学历”计算出来的。因为写“呼吁”一文,时间匆忙,没有对“19万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这个数据进行论证。对此我本人深表遗憾!)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二条

  第四十二条法律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法律有以下情况之一的,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

  (一)法律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的;

  (二)法律制定后出现新的情况,需要明确适用法律依据的。

  第四十三条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以及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法律解释要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13条没有取得律师执业证书的人员,不得以律师名义从事法律服务业务;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得从事诉讼代理或者辩护业务。

  联系人:李双德

  电话:028-85108802(办)

  QQ号:602074933

  手机:13518110826

  电子邮箱:cdlishuangde@163.com

  地址:成都市武侯区洗面桥街八号蜀新大厦410室

  邮政编码:610041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